Tag Archives: 牙疼产物

圣诞果:我唯一执念中的“完整的思维意识”

翻出19年在家里牙疼至极时写的意识流(其一)。直到今日我还是会想念那段在后山看初春雪融的日子。 Continue reading

Posted in 存货, 随笔 | Tagged , | 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