圣诞果:我唯一执念中的“完整的思维意识”

此文作于一九年七月三日凌晨两点于家,原发表于笔者微博。据笔者夏日农场经历,文中圣诞果的真名为 “wintergreen”,常见于 New England 植被丰富之地。

今天面膜的味道即辛辣又刺鼻,完全是圣诞果的香味。这种红色的小果子,你知道我有多少次把别人 mistaken 成了你_(:_0∠)_他们和你长得一摸一样,就是有的酸,有的没味道,都不具备你在我生活中的完整性。

我记得我第一次在学校后山看到你是冰雪刚刚融化的初春 – 你被绿意托着,就是完美的传统圣诞套装。在我的意识里,圣诞是红色和白色的:freshman 冬假的我和妈妈走在波士顿的街上,路过无数白灿灿的雪堆,最忘却不了的就是你从红艳艳地从冬天中探出头来。多充满生机,多么可爱 – 看上去就辛辣清爽。

我用手捏碎你,薄薄的红色硬皮下是你白色沙质的果肉,那扑鼻的气味印证了你在深冬带给我的第一印象。你闻起来像我在 admission 拿的红白相间的 mint。我认为那是拿你做 prototype 做的。所以我称那种味道叫圣诞 mint。

你在我记忆中的三种存在在那刺鼻的 mint 气味散开的一瞬间 click,形成了我混乱混作的脑袋里唯一完整又独特的存在。

我从各个维度去认识你,圣诞果,最后所有的认知都相连了,变成了一条细细的红白意识圆圈。


虽然笔者对 wintergreen 有着特别的情感,但是在农场 forage 时听到 wintergreen 可以泡茶喝我就迫不及待的这么干了。带着回忆和喜爱入喉,aka 我的唯一完整的意识被我吃到肚子里了。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存货, 随笔 and tagged ,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